某苏

不写了,弃坑了,所有的文都是!不画了!不画同人只画自家孩儿了!我爱我家孩儿、

女儿,都是孩儿的大头,我爱我孩儿,欢迎来画!我会把您贡成神仙的!!!

十分感谢大师!
啊啊啊啊啊啊谢谢谢谢谢谢!
顺带,我是星辉清梦的云梦一只
来玩吗!
【少云了解一下】

【凹凸世界】每天早上都能看到芦荟浇芦荟

ooc
有旧设格瑞出现
早起为了装回逼
轻微cp向,瑞金,就不打tag了
这条智障文是,以前跟朋友聊过的梗,浇芦荟什么的
注意避雷






真是美好的一天啊






作为全寝室第一个起床的人,格瑞掀开被子,下扶梯,拉开自己的抽屉,拿出一盒旺仔牛奶。






默默走到阳台,喝了起来。







楼底下有格瑞的迷妹儿,她们抬头看着自己男神喝奶的样子。




【连喝奶都那么冷冰冰的,那么帅,啊~我要死了】






格瑞用死鱼眼扫了她们一圈,看来不得不使用那一招了。他真的不喜欢别人一脸花痴的看着他,让他很不爽。






只见白色芦荟抬来阳台角落的花架,花架上整齐的摆放着他养的几盆芦荟。一个摆手,把奶盒从旁边的地方撕开,全部倒进几盆芦荟里。







楼下的几个,能看到楼上那只芦荟给那几盆芦荟浇奶的情景。






【是我瞎了?还是他疯了?】







【呵,女人们。】







————————————《其实他本人不知道,他给那几盆浇奶时有多开心,但是银爵看见了》
《安迷修看见了银爵看见了格瑞有多开心》
《嘉德罗斯看见了安迷修看见了银爵看见了格瑞有多开心》
《雷狮看见了嘉德罗斯看见了安迷修看见了银爵看见了格瑞有多开心》
《金习惯了,见到格瑞就扑上去了》



【凹凸世界】震惊!凹凸大学某寝室男子结伴去澡堂,九岁儿童心灵受到创伤

ooc!ooc!
我是北方人,澡巾就是。。搓澡的
以及有雷安和瑞金
玩梗要玩脱了
大概是洗澡时胡思乱想的智障产物
嘉德罗斯主角【让我们跟随菠萝的脚步。。】
注意避雷

    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大概就是宿舍里,六个人,等着洗澡,发现不仅停电了,还他娘的停水了。


     但还有比这更惊悚的,几个大男人居然在一个小子的提议下,去了公共澡堂。



    没错,这个小伙子就是金。




   格瑞黑着脸转过身去,啊,对啊对啊,谁让他和金从小住在登格鲁镇,穷的只能挤公共澡堂。可那都是八百年前的事儿了吧,现在几个大男人,哪哪儿发育都健全的大老爷们儿,要去澡堂子?!还是六个人???!!!





    六个。。人呢?还少一个?银爵哪儿去了?




   负责叫人的嘉德罗斯默默转过头,一副【我才九岁,我不会数数我不知道,五?六?都一样啦】的样子。




    嗯,九岁的,大一新生。



    其实是因为一停电,谁看不到银爵人了,嘉德罗斯也就顺水推舟,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懒得叫了。【煤老板:..........】




     嘉德罗斯前脚刚迈进澡堂的地砖上,后脚就想转身走人。






     你敢相信那么多或者光着上半身或者光着下半身,甚至赤身裸体的男人们在同一个热的让人发昏的房间里么?九岁的孩子不敢相信自己的卡姿兰大眼睛,他感觉自己脸上的星星贴纸都吓掉了。





      “啊、渣渣们,我先溜了。告辞哈哈、哈哈哈。”嘉德罗斯黑着脸,向身后几个无知的成年生物和一个成年了跟没成年智商都差不多的傻子说到。
    






       但最后还是被格瑞拿门口的原谅绿扫把戳了进去。【原谅色扫把:我不要面子的啊:D】






     【嘉德罗斯:我九岁,身体不健全,心理,前一秒还是健全的= =】
     



     把衣服锁好,嘉德罗斯及其不情愿的往里面瞟了一眼,什么都,看不到。






    真的是“仙境”啊,嘉德罗斯表示他五百年前大闹天宫【划掉】。




    拿错剧本了。





     嘉德罗斯表示,喝!好家伙,这水雾,什么都看不清楚。这一刻他明白了,上次他把学生会一个四眼儿紫发渣渣的眼镜踩碎了,他眼中的世界是怎样的。这是一个充满马赛克的世界。各方面的。




    
     嘉德罗斯找了一个空闲的花洒,转过身去不愿接受事实。当他要洗发露不得不转过身去时,他幼小的心灵受到了二次创伤,这规模,能赶上二战了。




       哇,其实格瑞的英文名就是gay瑞吧,金不就让他搓个背吗,他至于一直盯着金的后背吞口水么,脸怎么还这么红,不是兄弟,都害羞成这样了,还死鸭子嘴硬说什么‘离我远点’,其实就是个冰山处男吧。还有还有,安迷修为什么带了两块澡巾?还是一黄一蓝?这家伙审美有问题吧。咦?咦咦咦咦?不是吧,安迷修你这时候制裁什么恶党啊,不是,你怎么这么熟练!等等,雷狮你怎么一脸享受???至于金,他可能没带脑子出门,嘉德罗斯一直好奇这个渣渣是怎么考上大学的。



    
     九岁的儿童,不懂。




     九岁的儿童,挤点洗发露。


     九岁的儿童,转身。

    九岁的儿童,什么都,不知道。



     ——————————《九岁的儿童从此和寝室里的黑皮煤老板相依为命》





也许有后续,以及,他的猫我是不是弃坑了!?没有没有,我会努力的,但是学业为重!
    

    

帕总生日快乐!!!!第二季突然发觉诈骗师好帅啊啊啊啊!【老福特先一发吧,我怕我忘记了】
摸图一时爽,p图火葬场【照相从不p图的耿直girl,这次。。】

私设凯。。大概是机车凯。。嗯。。没错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文手还是画手。。总之是咸鱼【哈哈哈。。粘锅了翻不回来的】
凯佬太好看【死亡】

再不更文就打死自己´_>`

黑洞生日快乐♡
这里是某苏
画渣 文手

【AOTU】他的猫⑥
ooc有
cp:雷安,瑞金,帕佩
主播pa
包甜
开不开车看我能不能拿到驾照。【拿什么驾照,黑车!黑车!黑车!】

安迷修回过头,他再清楚不过这个声音的主人是何方神圣,但他盯上那双如深潭一般的黑色眸子时,还是不由得吃了一惊。

“咳,没错,正是在下。”安迷修穿过身,正视着令他发颤的眼睛。

“哦,这样啊。”雷狮看着眼前的人认真的像个孩子,轻哼了一声,“哼,雷狮,要不交个朋友?”

雷狮轻轻探下身去,在安迷修耳边悄声说,“呵,我想我们可以玩玩。”

雷狮温热的吐息敷在安迷修的耳边,把他的脸颊捂的滚烫,声音压低后的雷狮,声线格外性感,像是一只挑逗人心的野猫,用它的爪子骚动着安迷修的心。

“你!”安迷修不可置信的看着雷狮,“无耻!”说完便气冲冲的走向了洗手间。

水龙头的水哗哗的流着,安迷修无节制的大把大把捧着水往脸上糊。双手撑在洗手台上,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喘息。水顺着安迷修的脸颊、喉结一点点的滑下,滚烫的脸颊被这冰冷感刺痛着,这感觉好像是在告诉安迷修他现在的样子有多么的狼狈。

安迷修闭紧双眼抬头,用手狠狠的往脸上来了几下。“安迷修,你要振作”他心里这么想着,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复了心情,睁眼又给了他一个惊喜。

“啊!!!你你你!你怎么在这儿,这可是!!”安迷修的心脏又不好了。

“嗯?这儿?男厕,不是吗?”雷狮用他看似人畜无害的微笑对着安迷修惊恐的双眼,“难不成,我会在隔壁??”

安迷修愣了一下,像是整个脑回路短路了,但很快又接上了,“不不不,我不是那个意思!但是你,你怎么会在这儿?”

“啊?我也是正常人类,上厕所不行吗?”雷狮一脸看傻子的模样看着面前这个面颊微红的男人——像个姑娘。

雷狮转过身去,走向小便池。

拉下裤链

没有后续


“咳嗯”安迷修轻咳了一声,以缓解尴尬,结果起了反效果,也就不再掩饰了,“看样子你并不急。”


说罢转过头来,好巧不巧的视线落在了不可描述的位置。


“我。。我什么也没看见。”安迷修默默转过头,当做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太假了。

啊,他那块儿怎么。。那么。。天哪。。。当他女朋友一定不好受。安迷修默默想着,这么想着想着,突然觉得有一丝羞耻。“等等,都是男人,我为什么要害羞??”


雷狮也是会不好意思的人,但是遇到眼前这种娇羞型的大老爷们儿,还是会想散发一下自己的荷尔蒙的。

“怎么?害羞了”他提好裤子逼向安迷修,把他按在墙角,“我就说嘛,你果然不正常。”

雷狮危险的眯了眯眼睛,近距离瞧着安迷修,他还真是好看啊。他毫不客气的咬上了安迷修的脖颈,犬齿摩擦着安迷修白皙的肌肤,舌尖来回挑逗着安迷修的底线。

安迷修不得不说,他被雷狮弄的有点发软。

“咕、停下”安迷修仰着头,眯着眼睛推搡着雷狮。


┅┅┅┅┅━

嗯,没了,下次再说,我怕被小黑屋

就是没了【欠削】

期待下次吧【期待什么?取关吧】

嗯?别啊。。我我我,国庆会赔偿你们的!

我国庆放四天啊啊啊啊!!!开心死我了!!!!!!毕业班的我。。这这这,太荣幸了 

好了,最后,爱你们笔芯

【AOTU】他的猫⑤


ooc有
cp:雷安,瑞金,帕佩
主播pa
包甜
开不开车看我能不能拿到驾照。【拿什么驾照,黑车!黑车!黑车!】

安迷修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环顾着四周,发现自己好像除了格瑞和金,谁都不认识了。于是百般无聊的玩起了桌子上的姓名牌。

“安迷修啊安迷修,哎。”他小声的嘟囔着自己的姓名,又轻轻叹了口气,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安迷修撑着脑袋,眼睛往旁边一撇。

雷狮的姓名牌。

“啊,我怎么把这事儿忘了。他坐我旁边啊。”安迷修回过神来,打了个激灵。“毕竟第一次正式见面,给他留个好印象吧。”安迷修不知道自己此刻的表情有多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

安迷修崇拜雷狮,但他自己认为这种崇拜算不上喜欢,更谈不上是爱。

可是安迷修为什么会崇拜一个跟自己性格和信念完全相反的人呢?他不知道。

后台的工作人员开始调试音响,可是安迷修旁边的人还是没有到场。正当安迷修因为雷狮可能缺席的原因失望时,一批人马走了过来。

“啊啊啊啊,快看啊,雷狮海盗团哎,我终于见到真人了啊啊啊!”

“哇,雷狮真人比屏幕里好看一百倍啊啊啊,卡米尔也好可爱!兄弟走在一起cp感炸裂啊啊啊!”

“雷狮海盗团?那是什么?我只知道刚走过去的四个人都好帅啊....”

女粉,全是女粉的尖叫。安迷修知道这么大的阵仗,也就只有top榜前五的人拥有了,而恰好只有一个人缺席——雷狮。

雷狮慢悠悠走到位置,拉开椅子一屁股坐了上去。他觉得自己只是来的有点迟,并没有迟到,既然已经到了会场了,也不用太过着急。

“你来得太晚了。”旁边那个男人用无比正经的脸盯着他,表情很严肃。

雷狮愣了一下,但很快开口反驳道:“我又没迟到,你管得着吗?事儿妈。”

很微妙的,安迷修本来是想张口打招呼给对方一个好印象,泡汤了。

更微妙的,雷狮本来应该直接噎住安迷修,但是他居然被怔住了,当时看到安迷修的脸只有一个想发——小白脸儿,我喜欢。

但雷狮绝对不承认自己是个gay,安迷修也是。雷狮只是觉得安迷修好看罢了,而安迷修是看上了雷狮的才华。这是他们当时的想法。

线下活动,对于这些网络上的红人来说,意义就在于相互认识,创造新的直播话题。

许多人交换了联系方式,像是top第一的“大罗神通棍”和格瑞。他俩虽然刚认识,但是个人就能看得出他俩的不和。谁让他们都是凹凸旗下的人,第一第二必须搞点事情,表面上和谐相处才能让整个平台的点击量和注册量飙升。

安迷修是个好相处的人,网络上很多女孩儿喜欢他的这种温柔的骑士道精神。可是到了现实就不那么吃香了,找他交换联系方式的要么是有基佬倾向的,要么就是个货真价实的基佬。小姐姐还是有的,只不过都对男性不感兴趣罢了。

“呦,原来你就是那个第五安迷修?”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酥麻的感觉让安迷修脊背像触电一般。


.┉┉┉┉┉┉┉┉┉┅
好了,我短小,还拖更,打死我吧
我是真的热爱主播pa的,可惜 ,我没想到毕业班这么忙的【初三嗝】